平泉山:繁花落尽碧烟生(洛阳名山文化⑦)

199k8.com凯发

2018-10-07

雾锁平泉河  写下平泉山这三个字时,我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仿佛它并非今天那一带毫不起眼的土丘,而是历史烟尘中熠熠生辉的一颗珍珠。

  是的,你没有猜错,这个平泉山,就是洛阳八大景之一平泉朝游所在地。

1000多年前,它用并不高大的身躯承载了李吉甫、李德裕这对名相父子的山居梦,也撩起了无数后来者的诗绪。   曾经盛极一时的平泉山庄早已荡然无存,不过,当你到龙门西南5公里左右的伊川县城关镇梁村沟时,就会看到平泉山和平泉河还在那里相依相伴,守护着建在山庄遗址上的平泉寺。     龙门南岳尽伊原,草树人烟目所存。

正是北州梨枣熟,梦魂秋日到郊原。 这是中唐名相李吉甫在《怀伊川赋》中的深情吟咏。

他对这一带山水的眷恋感染了他的儿子李德裕,于是在龙门西南去洛阳三十里的平泉山中,便有了一处著名的唐代私家园林平泉山庄,也叫平泉庄。 从此,平泉二字就与李德裕紧紧联系在一起,成了烙在他生命中的一个印记。   我一直觉得,平泉山能得到李家父子的青睐,算得上一件幸事。 何以见得?就拿李吉甫来说,他不仅是唐宪宗时的著名宰相,还是一位地理学家,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地理总志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就是他编著的。

这样一位见多识广的地理学家都对这里魂牵梦萦,足以证明这片土地有打动人心的地方。

  至于李德裕,更是人称万古之良相,一代之高士,被近代学者梁启超推为中国古代六大政治家之一(其余五人为管仲、商鞅、诸葛亮、王安石、张居正)。

正是因为他在这里追先志营建了平泉山庄,才使得平泉朝游成了洛阳八大景之一。

  平泉山庄的前身,是乔处士故居。 天宝末年,安史之乱爆发,乔处士避地远游,故居因此荒废,成为平泉山中的一条空谷。

李德裕便将其购置下来,在方圆十余里内筑了上百处亭台楼榭。 作为唐武宗倚重的宰相,李德裕内制宦官,外平藩镇,颇有威名。 因此,陇右诸侯供语鸟,海南太守送名花,大家都来捧场,空谷内很快就遍植奇花异草,广集珍木怪石,成了流水潺潺、花木繁盛的世外桃源,又如美不胜收的人间仙境。   也许是官身不自由,官场斗争太激烈,李德裕对这个可以安放身心的山庄十分钟爱。 他留恋平泉山庄的一草一木,为此写了《平泉山居草木记》,并时常感慨:如果能在这里当一名野人该多好啊!然而,闲时坐看月照一山明,除了农谷之事皆不关心的生活,对他是一种奢望,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只能把平泉山庄珍藏在内心最温柔的角落。

  在平泉山,李德裕有一位好友叫松阳子,两人常结伴同游。

他有《怀山居邀松阳子同作》一诗,其中写道:我有爱山心,如饥复如渴。

出谷一年余,常疑十年别。 春思岩花烂,夏忆寒泉洌……    在伊川县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宋赞斌编著的《诗说伊川》一书中,平泉篇共收录自唐至清的诗作112首,其中大部分为李德裕所作,有《思平泉树石杂咏一十首》《思山居十一首》《重忆山居六首》《春暮思平泉杂咏二十首》等。   但是,徒有思归意,歌诗盈百篇,李德裕很少有时间居住在平泉山庄。

一生之中,他大概只在平泉山庄住过3次,其中一次还是路过,行色匆匆,根本无心观赏风景。

也正因此,他的平泉诗中多次出现忆念思之类的字眼。

如公元836年秋,50岁的他回平泉山庄小住过一次,后写下《思在山居日偶成此咏邀松阳子同作》:闲思昔岁事,忽忽念伊川。 乘月步秋坂,满山闻石泉……诗中流露出对平泉山水无尽的眷恋。

  李德裕是河北赞皇一带人氏,出身名门望族,平生最大的心愿却是终老平泉山庄。

他在《平泉山居诫子孙记》一文中写道:鬻(音yù)吾平泉者,非吾子孙也。

以平泉一树一石与人者,非佳子弟也。 但公元850年,64岁的他受政敌陷害,客死海南,平泉山庄最终也没有等回自己的主人。 倒是当时身在洛阳的白居易、裴度、刘禹锡等闲适文人,没事常到平泉山庄游玩。 狂歌箕踞酒樽前,眼不看人面向天。 洛客最闲唯有我,一年四度到平泉。 白居易与李德裕很少来往,他写的《醉游平泉》一诗,道出的是一种自得心情。

  李德裕死后,平泉山庄很快被毁,历代虽有不少人前来凭吊,但已无缘再见平泉美景。

到了清代,他的赞皇老乡安佑写了《平泉旧址》一诗:相传平泉旧有名,繁花落尽碧烟生。

珍花异石归何处,流水高山空有情。

我初读此诗,心中是无尽的叹惋,但后来细想,平泉山水没了奇花异石的装点,反显出另一种纯净与空灵,看来所谓得失,只在寸心之间。     上周六上午,天刚下过雪,到处雾茫茫的。

我按事先约好的时间,与市文史专家郑贞富先生一起去了平泉山。   这是我第二次去那里,路上仍费了不少周折。 从洛阳新区到龙门银杏仙庄后,向西经张沟村、北沟村进入伊川县境。

因为雾气太重,看不清路,我们只好不停地打听,直到中午时分才到达伊川县城关镇梁村沟,见到了平泉寺的巴流水先生。

夏天时我曾为写洛阳古墓与名人系列到过此地,是他告诉我晚唐名相李德裕的墓在伊川县城关镇窑底村。   当年李德裕的平泉山庄方圆十里,面积很大,咱们现在所处的就是山庄遗址核心区。 巴流水先生带我们来到寺前,看平地流出的汩汩清泉,说,别看这山不高,但泉水从山中流出,长年不断。

天热的时候,常有人大老远跑来取水,还有人用这泉水治好了眼疾。

  平泉寺依山傍水,环境十分清幽。 郑贞富先生说:这山就是平泉山,包括河谷两岸12座峰;这河就是平泉河,由山中泉水汇聚而成。

平泉河在平泉山谷中由西南向东北流淌,最后从伊阙南口流入伊水。

当年李德裕的平泉山庄就建在河谷西岸。 至于平泉寺,相传创建于北魏,兴盛于唐时,可能是龙门石窟建筑群的一部分,这有待更多的实物来印证。   关于平泉寺,洛阳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李德方先生说,日本平泉文化研究所专家曾专程来这里为日本平泉寺寻根,也许将来能通过一些实物,来确定洛阳平泉寺与日本平泉寺的渊源。   我来到雾中的平泉河边,河面平静如镜,林中积雪尚未化完,对岸山峰若隐若现,幽静得只能听到泉水流淌的声音。

当年的平泉山庄究竟是什么样子呢?我还是忍不住怀想。

在《诗说伊川》的平泉篇中,有比李德裕大20岁的唐代著名诗人张籍所作的《和令狐楚》一诗,其中写道:平地有清泉,伊南古寺边。 ……探幽皆一绝,选胜又双全。 我突然觉得,这不就是眼前情景的写照吗?既能探幽又能览胜的平泉山水,模样还一如初见。

(记者张广英文/图)。